從寫實到超現實義 高慶元 愛與夢齊飛   徐偉珍撰

1626004022528.jpg

本文刊登於:
WAVES生活潮藝文誌 夏季號/2021
出版日期:2021/06/15
 

前言:

 

藝術家高慶元1978年出生於台北,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研究所碩士畢業,曾任臺灣國際水彩畫協會總幹事、理事、監事、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會員,獲獎無數,作品曾獲瑞士洛桑奧林匹克博物館、中華奧林匹克委員會、國立國父紀念館、國立中正紀念堂、台中市政府文化局、高雄市立美術館、聯邦文教基金會、郭木生文教基金會、榮仁文化藝術基金會等國內外單位典藏。

 

從小,畫畫就是他最大的樂趣,上課的時候他總是會把課本上的偉人圖「改造」一番,直到滿意才停止初中的時候他開始迷上了日本漫畫像是鳥山鳴的七龍珠等,都是他學習創作的靈感來源。後來他發現自己在看到筆的時候就會不自覺地拿起來畫,像是講電話時也會隨手塗鴉只要筆在手上,就不能停止畫畫。「那時我就有一種感覺總覺得畫畫是生活中的一部分,開始產生當畫家的念頭。」他說:「就這樣畫著、畫著,直到讀復興商工美工科,才覺得自己真正有活起來的感覺。」

 

1626004158659.jpg

 

小標: 邁向職業畫家之路

 

一直到就讀私立復興高級商工職業學校美工科時,藝術家高慶元才開始在畫室學畫,接受正規的美術技巧訓練。「還沒讀復興美工之前,我連水彩筆怎麼拿都不曉得呢!」他笑著說道。復興工畢業後,他就下定決心以藝術為職業開始縝密地思考自己的未來為了能夠邁向職業畫家之路,他一邊做升學的準備,一邊在畫室當助理老師,後來考上了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的美術系,大學開放的教學風氣,使師生間在作藝術交流時,經常彼此討論地針鋒相對、面紅耳赤,但下課後彼此仍保有亦師亦友的情感。他說:「這樣的良性交流,不但開啟了我的觀念,也豐富了我的眼界。」  

 

配圖:高慶元 2015水彩-  

 

因為認為自己是一個沒有自信的人,只有在繪畫的時候,藝術家高慶元的信心才能被一點一滴地拾起,於是在大學與研究所時期,他開始鑽研水彩、並且以超越水彩本身的特性為自我的挑戰。「剛開始接觸水彩時,喜愛水彩的流動性,和不受控的刺激感」他說:「水彩具有獨特的魅力,以其不易控制的特性,它的技巧有難度需要克服,我花很多時間心力去解決與突破,因此當時我就決定以一個最難的媒材---『水彩』,去挑戰最難的題材---『人物畫』。」

 

他開始研究如何將古典油畫的精神運用在水彩裡,企圖讓水彩也能呈現油畫厚重、豐盈、飽滿的質感。卡拉瓦喬(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和林布蘭特(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影響他在畫水彩人物時,對於光線與體感的掌握。「畫面當中的神祕氣息也是深深令我著迷的部分,對於『光』與『體感』的追求也影響到我日後在處理各種不同媒材的作品。」他說道

 

配圖: 高慶元.水彩. 73x53cm  2015 

 

 

藝術家高慶元的水彩技法,是受到魏斯(Andrew Wyeth)的「乾筆法」與威廉·亨利·亨特(William Henry Hunt)的「碎斑法」所影響,而改良創造出「新式線影法」,那是以極高密度的筆觸線條作為單位的技法每一筆必須要相當精準、不斷堆疊,才能達到理想的效果。他就像是一位細心的作業員,透過線影法的精神和方式,融入現代的水彩技法,包含:渲染、重疊、縫合與油畫的多層次畫法等,進行水彩人物畫的「描繪工程」,並予以專業畫家感性的力量,使「水彩」獲得「油畫」的「光澤」。

 

「我企圖研究每當自己的水彩作品讓人誤以為是油畫,或是不認為是水彩畫出來的,就覺得充滿樂趣。」藝術家高慶元這樣說著,也是因為這樣的「神乎其技」,讓「貓咪藝術家」郭巧玲決定去找藝術家高慶元拜師,最後也因師徒的緣分而結為連理。藝術家郭巧玲也提及她看見丈夫在創作水彩畫的過程:「他畫的非常仔細,可能要到一個多小時以後,經過他的反覆疊加,才能看出紙上有『顏色』跑出來,而且畫面上沒有任何一滴水漬出現,實在是太厲害了!」

 

 

小標:成為水彩界核心人物

 

配圖: 高慶元  生命之州  2015  水彩 114 79cm

 

藝術家高慶元所改良的「新式線影法」,可以說是在水彩畫壇引起不小的震撼,他顛覆了水彩輕盈、透明、流動性等的特性,這些傑出的寫實主義(Réalisme)的古典風水彩作品,也讓他的升學之路平步青雲。2005年,對藝術家高慶元來說,是「過癮」的一年。二、三月,他以自己優異的水彩創作考上了「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研究所」,六月,他從「國立臺灣藝術大學」畢業後,九月就正式成為「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系研究所」的學生。同一年,他還成為「第十屆大墩獎」的得主!

 

大學至研究所時期,「參加比賽」是高慶元大學、研究所時期的展現實力的方式,他說:「當時是希望透過『比賽』,去證明自己的一些想法,也是讓別人認識自己最快的方式,當然現在大家都用Face book,所以現在的藝術家更能快速的讓別人看到自己的作品。有時透過比賽也能慢慢清楚自己作品的定位,有時也能在當中看到自己的問題,所以對我而言,好的比賽就像是個放大鏡,可從中透析出一些創作上的問題。」

 

無論是臺灣的省展或大墩獎,甚至聯邦印象大獎等,每一次的參賽,對藝術家高慶元而言,都有不同的意義,但對他來說最具意義與價值的,是在2008年奧林匹克運動會(Olympic Games),舉辦的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藝術大賽。「那次比賽我在臺灣初賽得到第一,並代表臺灣參加國際賽,最後得到世界第二。」高慶元說:「當時做夢都沒想到,因為是第一次參加國際性的藝術競賽,因此印象很深刻,其豐厚的獎金也是支撐我日後創作和開立工作室很重要的資金補給站。」 

 

2008年,也是高慶元在國立國父紀念館(載之軒藝廊)舉辦首次水彩創作個展,這是他第一次將水彩研究的成果作公開完整的呈現,吸引了現在的妻子郭巧玲前往觀摩,因為驚嘆於高慶元能將水彩媒材表現的像古典油畫、「很好奇他是怎麼做到的」,在觀展後積極的去高慶元的畫室進行學習,因此促成了他倆日後的緣分。

 

在研究所期間,藝術家高慶元接觸到所有編撰主流水彩知識書籍與策劃所有主流水彩藝術活動的菁英分子、評審老師等。主導臺灣水彩領域的市場、教育等各層面、各網絡命脈的人、事、物,「像是謝明錩老師,在畫面的『結構』與『布局』與『收放』上,影響到我的一些繪畫觀念。」他說。

 

也因為自己的水彩表現能力被越來越多人看見,漸漸成為臺灣水彩藝術圈的核心人物之一,並歷任臺灣國際水彩畫協會總幹事、理事、監事與擔任中華亞太水彩藝術協會會員等要角。他說:「當我認識了這群核心人物之後,參與這些人組成的水彩團體,我也在其中擔任要角,就不再參加和水彩有關的比賽了。」

 

研究所畢業後,藝術家高慶元就開設了一個工作室,作為教學和創作的場域,他說自己這輩子(目前)只做過跟藝術有關的工作,旁的、雜的再沒有了。而他也不特別做「對外招生」的宣傳。「一開始成立工作室單純是想要『創作』,因為創作需要空間,但同時想讓這空間做到最妥善的運用,也剛好那時期,有一些學生希望能跟著我學畫,在眾多條件的促成之下,這空間也當作教學用的教室,或許是當時對純創作懷抱著極大的熱忱吧!所以也就不特別作招生的廣告。」高慶元說。

1626004254484.jpg

小標:突如其來的強迫症

 

身為水彩藝術圈的核心人物、顛覆水彩技法的表現方式、自創「新式線影法」與油畫質感真假難分、得到國際奧林匹克運動會藝術大賽臺灣第一名、全球第二名...在大家都以為他一生都會以「水彩」作為媒材進行創作時,一件事情的發生,導致這一切發生了轉變。

 

他出現了「強迫症」的病症。

   

「畫一張水彩時要先洗手、旁邊的用具擺得很整齊、害怕別人在自己作品前面呼吸、畫一張水彩要花很多時間、每完成一張就要了半條命」高慶元訴說自己當時的狀況:「因為我認為水彩畫是很神聖的,這些可能在某種意義上是特別的『儀式』。」

 

「他每次畫水彩畫都要洗好幾次手,洗到手都破皮了,我問他要不要擦乳液,他說不要,因為會影響握筆的敏銳度。」妻子郭巧玲說道:「他的每支畫筆都要按照大小排列整齊,擠完的水彩每個標籤也都朝著同一個方向,看起來不是『普通』的整齊。」

 

為了照顧家人,高慶元開始在網路上研究強迫症的治療方式,「因為遇到了自己最心愛的人(貓咪藝術家郭巧玲),希望可以白頭偕老,加上結婚一定要兼顧經濟來源,如果畫一張水彩要花很多時間,可能很難照顧家人」藝術家高慶元說道:「後來我就換成畫油畫,強迫症的症狀也消失了。」

 

藝術家高慶元的創作,從水彩轉為油畫,不只媒材不同,連創作方式、主題與色調都有很大的不同。水彩畫的主題是「肖像畫」,追求「古典寫實」(Réalisme)的氛圍,色調偏褐色系、單一色調,而在畫油畫作品時,他融合了「超現實主義」(Surréalisme)的浪漫風格,不但色彩多樣,畫作中的地點描繪,也從水彩畫的「室內」作品,轉變為「戶外」、充滿幻想空間的作品。

 

「油畫」不但治好了藝術家高慶元的強迫症,也開啟了他的奇遇。「2020年的ONE ART TAIPEI藝術博覽會,對我而言,將會留下一輩子深刻的回憶。在展覽最後一天的下午,當我一踏進畫廊展間,畫廊總監馬上拉著我說,剛剛黃子佼(佼哥)買了我的『旅者系列--大地』。」高慶元一邊回味著,眼角藏不住滿滿的笑意:「當時真讓我受寵若驚,因為這是第一次有影視圈的明星收藏我的作品,而且還是知名的節目主持人,對我來說是很特別的經驗、也是很大的鼓勵,很感謝佼哥的收藏。」

 

1626004404011.jpg

 

小標:愛與夢飛行

 

轉為油畫作品的《旅者系列》,是藉由與家人一起搭乘熱氣球四處去旅行,所想像、創造的超現實主義(Surréalisme)系列作品。超現實主義的由來,是法國作家兼詩人布勒東(Andre Breton,1896-1966) 1924年召集作家與藝術家們發表「超現實主義宣言」,超現實主義受達達主義(Dadaism)以及奧地利心理學家佛洛依德(Sigismund Schlomo Freud)的著作《夢的解析》(Interpretation of Dreams,1899)以及《性學三論》(Three Essays on the Theory of Sexuality,1905)等影響,將「夢」的意象與「現實」結合,在藝術作品(如音樂、文學、電影等)中創造出「超現實」的場域。

 

配圖:旅者系列--大地∣20P ∣油畫∣2019∣高慶元

 

知名藝人黃子佼購買蒐藏的作品《旅者系列--大地》,畫面中可看見類似地球的某個星體,白色的巨大貝殼蜷伏於其上,蓊鬱樹木植被周圍是雲霧繚繞的環境、高聳入雲的綠色山脈,更增添幾分浪漫神秘的色彩。

 

山與貝殼在藝術家高慶元的作品中各象徵不同含義,他以「貝殼」象徵「家」,並賦予「保護」與「價值亅的潛在含意。「因為貝殼本身是海中軟體動物身上的保護層,故有「保護」的含義。本身在古代也是屬代交易的貨幣,故有「價值」意含。」藝術家高慶元說:「當大地發生劇烈動盪,美麗的山川河海等自然環境即將面臨崩解消逝的時候,我們必須先穩住『方舟基地』,待風平浪靜之時,得以重新出發。」

 

「山」在藝術家高慶元的畫面中,象徵「環境」,他認為山有種「遠觀」與「進入」截然不同世界的感覺,有時畫面中的山代表「社會與環境」,特別是有時候他在山裡藏著不同的造型 (或許是動物造型,也或許是不知名的物種造型的結合),象徵現實大環境的詭異與多變。

 

配圖:旅者系列--新居∣50P ∣油畫∣2019∣高慶元

 

《旅者系列--新居》構圖與《旅者系列--大地》有其相同之處,除了貝殼、山、樹林之外,也一樣出現紅黃藍的熱氣球,這是藝術家高慶元的特別安排,因為他跟太太的工作都跟色彩有關,女兒也喜愛畫畫,因此以三原色為代表:藍色代表藝術家高慶元本人;紅色代表太太郭巧玲;黃色代表兩人可愛的女兒「小麵包」。

 

這幅畫所表現的是親子之間的孺慕之情,他所表現的是,自己和家人們,搭乘象徵「自由」的熱氣球,穿過無數的障礙與危險,最後終於撥雲見日,抵達了屬於他們一家人的新住所。藝術家高慶元說:「我們將居住在這象徵『希望』的海螺裡,重新將生命植入,並追尋屬於我們的人生。」他在畫面中注入了愛、生命、希望與美,也讓觀者感受到滿滿的陽光氣息。

 

配圖:旅者系列--孕育∣50P ∣油畫∣2019∣高慶元

 

在《旅者系列》的作品中,創作主軸圍繞在「家」。對藝術家高慶元來說,婚後生活也開啟了他全新的人生旅程。一開始是妻子郭巧玲喜歡旅遊,「大概是太愛她的關係吧!」慢慢地他也喜歡這樣,有空就四處去走走的生活。《旅者系列--孕育》是以女兒的搖籃為靈感來源,山脈、雲朵等結合嬰兒床的棉被質感,材質溫暖而蓬鬆,中間透出的光亮,讓人感受到「新生命」誕生的喜悅。

 

「自進入婚姻生活開始,尤其是女兒出生之後,我感到生命中所有須要面對的事,已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事。」藝術家高慶元說道:「這是內心深處的小宇宙,孕育新生命的搖籃,也是象徵勇往直前,不斷蛻變與進化的宇宙船,亦是人生另一階段的開始。」面對這樣一個嶄新的人生,他想帶著家人一起遨遊與飛翔、自由自在地在各個世界穿梭,他也將這些溫暖的感受,表現於畫面之中。

 

配圖: 旅者系列--共生∣60M ∣油畫∣2020∣高慶元

 

《旅者系列--共生》一樣是「山」與「貝殼」結合的作品。每當藝術家高慶元在創作之前,都會先審視自己、內觀自己的心靈、有無把自己內部掏空,因為唯有將自己的己內部掏空,創作的能量才能散發出來。「當屬於自己的能量不斷地被傳送出來的時候,個人風格即已慢慢成形。」他說道:「透過多種不同貝殼,以及科技建築共同組合而成的生命棲息地,象徵著『自然』與『人』之間的共存之道。」

 

左邊有用樹木作成的綠色摩天輪,這是來自大自然的摩天輪,不是一般看到的人造的摩天輪,在畫中,藝術家找到了人與自然共生共處之道。畫面右方長得像是夢幻島中彼得潘(Peter Pan)影子的飛翔人影,不是太空人,而是「潛水員」。「但不是現實中的潛水員,而是象徵潛入自己內心世界的潛水員(代表自己)。」藝術家高慶元微笑地說道:「如果真的要給他一個稱呼,叫『潛心員』就好。」

 

配圖: 旅者系列--希望∣20P∣油畫∣2020∣高慶元

 

《旅者系列--希望》白色貝殼旁邊的紅黃顏色圓形切面,畫得並不是「彩色貝殼」,而是「被卡住」的熱氣球頂部。藝術家高慶元說:「熱氣球飄到了一個空間,那是一個充滿彩色迷霧的地方,一棵巨大的生命之樹在此滋長,象徵著自己的心性一定要夠強大,才能不被這迷霧般的現實社會所遮蔽。」

 

在畫面當中,熱氣球的處境是「沉在谷底」的,但是「天無絕人之路」,隱隱透出的熱氣球頂部,有往上飄升的「希望」。《旅者系列--希望》跟《旅者系列--共生》一樣,有「潛心員」的出現。藝術家高慶元說:「黑色小小的『潛心員』飄遊在畫面中,那是象徵『自己』進入到自己較深的意識狀態中。」可見對於人類來說,最重要的是時時尋找心中的「希望」。

 

配圖:旅者系列--樹堡∣20P∣油畫∣2020∣高慶元

 

藝術家高慶元常以唯美的意象表達出「大自然的反撲」、「末日浩劫」,在《旅者系列--樹堡》中,他以「潛心員」象徵自己,要去救一隻瀕臨危險的「獨角獸」。「獨角獸」是妻子郭巧玲最喜愛的傳說動物,他在畫面中也將「獨角獸」作為自己的隱喻,也就是,如果未來世界被毀滅了,也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對於本作品,他是這樣說得:「飄在空中的巨樹堡壘是未來人類與動植物的生存基地,由蘋果突變出的地表慢慢地被侵蝕,我以黑色潛心員象徵自己,跳向中間蘋果頭處解救白色獨角獸。」超現實主義藝術家在畫面當中,會與畫面中的個體作某種程度的互動,挖掘自己較深層的心理意識,所以會透過一些象徵性的物件組合或述說某個故事,讓自己內心想的、怕的、喜悅的、焦慮的等等狀態,都能透過創作的行為得以發聲或平衡。

 

配圖:旅者系列--奇幻之島∣30M ∣油畫∣2019∣高慶元

 

《旅者系列--奇幻之島》,是藝術家高慶元以自身感受當前社會狀態的氛圍,依據心象之反射所製造出的一座幻境小島。「旅者」為藝術家高慶元在此系列創作中對自己的稱呼,以搭乘「熱氣球」的方式,穿梭在自己的內心世界中,他以藍色熱氣球代表自己、紅色代表妻子、黃色代表女兒。熱氣球的自由穿梭,也象徵著他想要帶給家人自由的渴望。

 

在「奇幻之島」中,樹木或是雲層是由許多變異生物的形象所組成,「這些變異詭譎的環境,與其中一小區正常以及單純的動物間,形成一種對抗的畫面,象徵著當前現實社會上的諸多種種對抗。」藝術家高慶元說道:「對於這樣的環境,我們是無可奈何的,我和家人也只好靜靜地看著這一切的發生,在不受打擾的狀態下、安然地乘著熱氣球,朝我們的人生旅程繼續航行。」 

 

配圖:旅者系列〜新天地∣20P ∣油畫∣2019∣高慶元

 

藝術家高慶元表示,自己對人造的或科技的電腦或3C產品等物件較無感,平常除了創作之外,喜歡往郊外跑、對大自然的東西比較感興趣,他對古文明或人類未知世界的事情特別有興趣,經常會想像「過去的世界」曾經是如何?「未來的世界」又會是如何呢?是否會有另一個跟地球類似的星球,上面的生物用另一種方式存在著?這些充滿想像力的元素,也常在他的畫面中出現。

 

在《旅者系列--新天地》的畫面中,藝術家高慶元一家人乘坐著熱氣球,飄到了一座島上。山頂有一顆看似特立獨行的樹,象徵他在過去單身生活時,自己最在意的事,包含曾經有過的一些心態與堅持。藝術家高慶元說:「在與家人一同展開人生的新旅程之後,這樣的心態與堅持已經轉換成某種對於家人的守護與責任,或許是因為這樣的轉變,產生了某種『溫度』,使得所有的生命體都願意紛紛向我靠近。」

 

配圖:旅者系列--融∣30M ∣油畫∣2020∣高慶元

 

對藝術家高慶元來說,「人就像生命的過客,短短100年、甚至不到100年的時間,就好像乘坐時光機穿梭一般。」《旅者系列--融》描繪著雲之國度裏面的小島,正孕育著自然界的生命,一些野生動物點綴於其間,讓人感受到萬物的和諧與共融。但事實上,這畫得是某個星球在經歷「毀滅」之後的重生,他說:「世界在歷經一場浩劫之後,已撥雲見日,斷裂的岩石巨木留住一片森林,以及一些生命,方舟保護著僅有的希望,繼續航向未知的未來。」

 

藝術家高慶將「感官」與「想像」作連結,製造出一個超現實的空間場域,他在畫面中展現了新生活所帶來的各種感知與體會,企望以另一種方式,記錄著內心中與外界的連結與對未來的期盼。以此幅作品來說,或許正是在星球毀滅之後,更理想的生命型態才得以在新的居住星球中和諧共處,或許也可以說,步入婚姻後,單身生活宣告結束與毀滅,而迎接一家人幸福和樂的生活。

 

小標: 從生活中提煉靈感

 

藝術家高慶元在創作時,傾向在全然安靜的環境中進行創作,因為必須全神貫注,所以不會邊畫畫邊聽音樂,只有在進行到某些比較輕鬆的地方時,他才允許自己聽一些音樂。他認為,若要把創作當成是一項終生志業,必須要有所犧牲。「當然有失必有得,有得必有失,犧牲某些慾望,來成就創作的慾望。」他說:「持續有創作慾望的人,或許對其他的慾望就會減少一點。創作的過程是孤獨的,大部分的時候是自己在跟自己對話,因此,若能度過這一關,再加上某種企圖心,就能較順利的進入創作狀態。」

 

談到水彩與油畫創作的不同,藝術家高慶元說:「我會視創作內容來選擇適合的色系,早期畫古典風格(classicism)的水彩,顏色較趨向棕色系,後來會嘗試用很多不同色相的灰階色來增加色彩的豐富度。水彩在調色或混色的過程中,若沒掌控好,就會容易出現無法復原、不可補救的後果。而現在畫比較多超現實主義的油畫,在控制色彩和筆觸的部分,比水彩好控制得多了。」

 

從水彩畫家蛻變成為油畫畫家的高慶元,在創作上的心境也發生非常大的改變。以前在他的畫面中,我們看到的是對「極致技巧」的要求,喜歡用極細的筆觸堆疊到幾乎沒有筆觸的程度,只留下層次感,讓人感受到細微的色調變化,而現在我們所看到的,除了技巧之外,更多的是屬於溫暖親情與愛情的表達,他希望可以表留一點筆觸的痕跡,因為「多了些筆觸,也多了些溫度。」

 

雖然創作是孤獨的,但也是因為創作,讓藝術家高慶元與妻子郭巧玲結緣。「巧玲是我在就讀

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時期的學妹。但在學校時,我們倆個並沒說過話,只是互相知道有對方這個人而已。後來進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研究所就讀,畢業後在板橋開畫室,由於她想再精進畫藝而跟我學畫,因而慢慢開始了我們倆的緣分。」藝術家高慶元說道:「在畫室時日久生情,不知不覺中就喜歡她了,除了她的美貌與氣質之外,也喜歡她的單純、善良、多才多藝等。」

 

愛情與親情治癒了他的強迫症,讓他更改了創作媒材、也讓其繪畫的境界發生了改變。藝術家高慶元說:「寫實是接觸繪畫以來,一開始追求的部分,但畫得太像照片的時候,又會感覺自己被『鎖住』了。」從寫實主義(Réalisme )的水彩肖像畫作品,到超現實主義(Surréalisme)的想像世界油畫作品中,我們可以看見那種被「鎖住」的心景似乎已煙消雲散,而轉而追逐一種屬於藝術家與家人在夢境中所構築的天堂。相信未來,在他畫布上馳騁的,仍是他無拘無束的想像力,以及他對家人的愛與關懷。

 

--

 

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E5%BE%90%E5%81%89%E7%8F%8D%E8%80%81%E5%B8%AB-111728082201295

作者社團

綜合藝術討論區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598558020967355/

古文 文言文 教學資源分享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629614004246759/

作者介紹

https://mida0928.pixnet.net/blog/post/325398529

 

相關文章

《詩經·國風·王風·葛藟》無家可歸 認他人作父 徐偉珍撰
https://mida0928.pixnet.net/blog/post/331988277

《詩經·國風·王風·兔爰》懷念年少多美好   徐偉珍撰
https://mida0928.pixnet.net/blog/post/331552195

 

一首充滿溫馨情調的小詩《詩經·衛風·木瓜》白話講解 徐偉珍撰

https://mida0928.pixnet.net/blog/post/329589280

 

詩經《王風.君子陽陽》之大隱  徐偉珍撰https://mida0928.pixnet.net/blog/post/330597817

 

《詩經國風王風黍離》到底是誰?呼之欲出 徐偉珍撰

https://mida0928.pixnet.net/blog/post/329759587

 

教我如何不想他?《國風·王風·君子于役》白話翻譯講解   徐偉珍撰

https://mida0928.pixnet.net/blog/post/329951491

 

《詩經‧王風‧揚之水》揮之不去的鄉愁   徐偉珍撰

https://mida0928.pixnet.net/blog/post/330813352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徐偉珍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